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祷告之家 花香满径

女人如花 生命如画 最好的献给心中的他

 
 
 
 
 

日志

 
 
关于我

主啊,我有一个祈祷,让十架旗帜在这里飘。 引我奔走前面的路程,让我的生命完全倾倒。掌管我生命深处的钥匙,接受我隐秘深处的爱情。 在我未收回我的奉献时,捆绑我在你的祭坛,以免我凭己意在世界流连忘返。你是我坚固营垒的破碎者,又是我属天灵宫的重建者。 # 我的祈祷只有一句话,主啊重建城墙永不倒,我的祈祷只有一句话,主啊重建城墙永不倒。

网易考拉推荐

11为传道人与同工的合一祷告  

来自耶人紫妹   2015-04-15 17:06:33|  分类: 天使的眼泪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为传道人与同工的合一祷告 

“小天使,今天这个题目是我最高兴与你说的。”

“为什么?”

“因我最希望看到合一的旗帜在为主飘扬。”

“可这也是撒旦的毁坏工作进行得更多的地方。”

“为什么?”

“小小,我们回忆一下我们前面的内容,记不记得撒旦毁坏教会的头号军队是谁?”

“分裂”。

“是不是所有的传道人都是明知故犯呢?”

“不,小小,传道人的确是在努力建造,有的甚至是呕心沥血。”

“那为什么有的传道人的建造在被火试验的时候是草木禾秸呢?”

“小小,这是因为传道人生命里面的建造出了问题。”

“此话怎讲?”

“一个传道人怎样建立自己里面的生命,他也就会在他的服事中怎样建造教会。”

“举一例子吧,小天使。”

“若传道人在生命里面的建造是一步一步依赖神行进,他在教会建立中也必彰显这样的生命,于是,在神托付的他的羊群中都如此被建造,如此,神的名就会得高举。”

“可传道人里面的建造怎么知道是否完全是生命的芬芳呢?”

“小小,先要了解人,再了解传道人,在人的生命里面只有两种东西:积极的爱与消极的恐惧,我们靠着主的大能就是不断地把我们生命里面的消极恐惧转化成积极的爱。”

“小天使,按你这么说人就太简单了。”

“不,小小,问题可没那么简单,因为消极的恐惧在生命中是黑暗可它常常化妆成光明的积极的爱,让你无法分辩。”

“小天使,这只不过是我的一个梦。”

“是的,小小,但这个梦里反应了人生命深处的惧怕,哪怕是与你朝夕相处的丈夫,当你要全身在他面前视野赤裸时你仍有隐藏着羞怯——那只是恐惧衍生出来的,其实是人的生命里面怕完全怕敝开的真实反映,而你的丈夫,当他看到有另外的女人在他赤裸时候要面对时,他立即捂住下身,也只不过是他生命里面的一种不肯完全敝开的反映。”

“小天使,你真行,透过这样一个梦,让我看到人的生命里面每一个人都有恐惧,而且他还可以派生许多情绪,如焦虑、担心等等。”

“是的,小小,当我们看到人的生命里这一个爱与恐惧、光明与黑暗的争战以后,我们就对传道人多了一些理解。”

“为什?”

“传道人,包括偏离真道的假师傅,他们起初都有侍奉的心,也就是积极的爱,如果他的生命一直往深建造,不断地让爱的生命战胜恐惧的黑暗,那他的服事就是合神心意的,且会给教会带来合一,可如果他被自己的行为所欺骗,明明走的是消极恐惧的黑暗的路,而他以为是行在光明中时,他不仅不能把群羊带到神面前,而且在把人引向黑暗。”

“有些深,小天使。”

“小小,别急,举一个例子你就明白,看没看过建房子?”

“看过?”

“建房子打地基时人的想法是什么?”

“希望它能稳固,因为如此才能不会让房子倒塌。”

“可如果你建房子时被黑暗恐惧的意念驱使,你会怎么想?”

“我会想怎么建才能便于房子拆毁。”

“怎么方便呢?”

“让地基的砖石各不相连,而且,不用水泥加固,如此,房子建上去,要拆时就方便多了。”

“小天使,你是说传道人在建造时常常在一面建造,一面拆毁,但他自己不明白。”

“是的,小小,教会的分裂与纷争就是撒旦的拆毁之功,但因为撒旦如此行时装作光明的、爱的天使,他会让人为了爱的缘故去指责践踏对方,会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千方百计去寻对方的把柄,他有一个极好的理由:为了主。可事实是,他被恐惧抓住,缺少安全感,唯有批评人的错,教导人才能满足里面被恐惧所压伤的生命。”

“小天命,有些玄。”

“是的,小小,想想你自己吧,你一直以为你是在为你代祷的对像忠心付出,因此你看不到你要看到的悔改的结局时,你即刻对对方顿生怨气,你以为你在用生命去爱对方,事实上,你只是在你自己生命中的恐惧没有胜过,你希望他是那个帮你胜过恐惧的人,如果他果真是,你的生命就有了安全感,但每个人自己生命的能量都受肉身限制,唯有在爱的源头里得力,你才能真正胜过恐惧,走进生命的最深处,且平静要稳。”

“有些让人一下子无法完全明白。”

“小小,想一想你与你爸爸的关系,他为什么会告诉其他的人他把你吼了一通,且是为着信仰的缘故?”

“那是因为他不信。”

“小小,他不信,他的生命里对你所信的抵挡你能了解吗?”

“当然,我信的是又真又活的主耶稣,不信的敌基督当然抵挡。”

“可他真正抵挡,在后面以父亲的身份告知其他的亲友他是如何如何‘吼’了你,是源于他生命的恐惧,他在虚张声势,也就是说,在这事上撒旦只在使用他攻击你。”

“像这样虚张声势的事教会有吗?”

小天使开始流泪。

“小小,”小天使说,这样的纷争在教会是轻的。

“还有重的吗?”

“是的,小小,严重得多,总的说来有两类:一是因为无法用爱的眼光看一个人的特质性恩赐;二是无法用爱的心接纳服侍时的在国度里的职份性恩赐。”

“这么复杂啊,小天使。”

“是的,小小,特质性恩赐是每个人在受造时就具备的,如果我们用自己身上的特质去衡量要求另外的人,我们就会不断弄出许多纷争。”

“举一例子,小天使。”

“比方说,在特质性恩赐里有治理性恩赐的人,有劝慰性恩赐的人,也有怜悯的恩赐的人,还有帮助人的恩赐的人,如果都各以自己的特质认定对方无能力或不爱人、不怜悯人、不肯帮助人彼此就会生了许多怨恨与责备来,而且这时每个人若都是在爱的积极的状态下这些矛盾当然会化解,若都处在消极恐惧的隐藏情况中,各类矛盾就会流出,而且彼此就无法接纳。”

“小天使,今天你讲的内容都是有些难测的。”

“小小,教会的合一是每个传道人都盼望的,而且,在基督里,我们已得到先存的合一,唯有我们在婚姻、家庭、主雇上的合一,以及在奥秘里的同心看见,我们才能真正的把合一的旗帜举起来,才能在争战中合一。”

“小天使,难道现在的教会里,各传道人不是这么做的吗?”

小天使又开始流泪。

“小天使,我注意到这一章的信息是你流泪最多的。”

“是的,小小,我们昼夜观看,实在看到国度里有太多的令人流泪的事。”

“说说吧,小天使。”

“比方说,在国度的服事里,因为职份性的恩赐不一样导致的纷争伤害无穷。”

“小小,什么是职份性恩赐?”

“就是使徒、先知、牧师、教师、传福音的。”

“你是说他们在一起无法配搭?”

“不是,小小,职份性的恩赐属国度,很多传道人既不认识自己的恩赐也不能接纳别人的职份性恩赐的人与自己的配搭。”

“举一例吧。”

“比方说,为了教会建立的需要,圣灵常会把相关的信息托付给先知性恩赐的人,而这个时候,作为教导的传道人或牧养人常常听不进圣灵这人所说的话,他甚至会说,神怎么会不对我说,而对你说,如果是真的,为什么不感动我,管教我?”

“结果呢?结果神只能在这事上先停一停,因你知道,神是一个爱无限但对人的尊重无限的人。”

“这中间会发生什么事呢?”

“先知性恩赐的人若继续在神面前恳切不放,他会继续在这事上得到引领,且蒙神悦纳,而他若因为指责对方反遭对方指责而中止服事的话,他的服事也就被毁掉,而且他的心受伤,而传道人自己则不会知道他有可能已经毁了一个人的服事,有些情形下,他甚至不知道他在毁坏人的生命。”

“那先知性恩赐的人与牧养性恩赐的人怎么配搭呢?”

“各自站在对自己服事的位置,而且各自都要有对神的绝对忠心,如此,当有任何的异议时才能让主在作主掌权的位置上启示他自己。”

“小天使,你是说很多的时候传道人与同工的配搭没有让主自己掌王权?”

“是的,很多的情形下是传道人自己在做主,甚至,有的时候决定一场讲道去与不去也可以不加思索。”

“作为传道人与同工配搭最要紧的是什么?”

“求神给他一双眼睛,让他认明谁是主为他预备的同工,在建造他个人生命的同时,主自己会带领他与同工一起经历建造,为的是根基稳固,这就是为什么说教会的根基要建立在使徒先知上的缘故。”

“真复杂”。

“不,小小,其实关于这些职份性恩赐的配搭传道人都比你懂得多,讲得多。”

“所以我实在不需再讲什么了。”

“不,小小,你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要搞清楚。”

“什么事?”

“首先要弄清什么是同工?”

“我想,该有两个含义:一是指在国度里,同心合意一起建造基督身体的肢体,二是指在我们所在的团契里一起服事的人。”

“小小,这是非常重要的事,唯有你弄清了,你可知道唯有同心才能叫同工,而同心建造基督的身体是前提,如果离开这个前提,与人配搭服事要让你自己在生命里面要向神交帐的目标偏移,你就只能等候、呼求,让它自己把合他心意的人带出来,注意,是主在选同工,不是你在造同伴,你无权力要求或拒绝谁成为你在什么阶段的同工,但你可以把你对同工的要求及与同工的沟通都完全告诉主。”

“我这么做过,但我在与同工的相交上颇受疼痛。”

“你怎么要求的?”

“我希望我的同工是爱主到底、忠心到底且在任何时候持守到底的人,还有,我希望我与同工的彼此相交能让我们彼此受益。”

“那你的疼痛在何处?”

“因为恩赐不一样所导致的生命里面的震荡。”

“具体说说,小小。”

“我是有先知性恩赐的人,而对方是有教导性恩赐的人,我对罪敏感,对主有忠心,看到对方的哪怕是稍有暇疵也要在主面前痛哭,有时,我还得顺着圣灵的感动告诉他我在灵里的看见。”

“这不是一件好事吗?”

“可对方是有教导性恩赐的人,他看我也是在对他进行教导,而他看我生命的力量实在不配对他这样说话,而且,作为先知性恩赐的人,我对罪的敏感,在主面前的寻求对方也大感不解,因此,不断用他在生命中的经历来教导我,企图使我早日成熟长大,以免我长期软弱受伤。”

“结果呢?”

“结果在这样的彼此建造中,因为我们的韧性有限而被阻隔,他再受不了我在灵里对他罪的指责(其实,不是指责而是我在神面前不再说要被神废弃时告诉他一些悔改的事)。”

“然后呢?”

“我告诉他要对基督忠心,在主面前交帐,可他以为我是对他这个人完全的否定排斥。”

“你呢?”

“我也这样认为,觉得是对方完全背离了我们在基督的同心,弃绝我的爱,而且不断地伤害我。”

“你做了什么工作以挽回呢?”

“该做的我都做了,我只知道主在这人的服事上神还没有废弃我,而且,也让我经过对方的挫刀站了起来,如今,我里面平和了许多。”

“仍在为他祷告吗?”

“是的,是《天使的眼泪》服事还未开始就在开始为他祷告,记录的大都是祷告中的摘选,写到这里时在祷告中有了一个极好的消息。”

“说出来。”

“×××有深深的悔改。”

“你为此高兴?”

“是的,我不仅高兴,而且感恩,因为为他的祷告让我看到王者的心在神的手中也如阴沟的流水任意回转!”

“你确定你以后能与他好好相处吗?”

“我不知道神会在我们的服事上怎样配搭我们,但再与他相处时,我有了一个法宝。”

“什么法宝。”

“我会先让自己成为自己最好的同工,我会先让自己爱自己、尊重自己,而且我不会再企图让自己的心要同工来照顾,不会在自己以外再去指望人来照顾我的心,因为我里面的人与爱的源头相通,我不会再在自己以外企图让对方做本该自己对自己的心里安抚工作。”

“小小,你讲得有点多”

“不,小天使,经过这一相交的所有敲打,我已经看清唯有自己才是自己真正的敌人,同时,也唯有自己才是自己真正的朋友——同工,比方说,我们希望同工注意到我里面的需要与感受,这时,说明里面的人需要安慰与呵护了。”

“这时最好的方法是什么?”

“最好的方法是不去等或心存指望对方安慰你,而是自己在你爱的源头里舀水,很快,你就会除去这样的指望,而且很快乐。”

“小小,与你做同工真有意思。”

“不,小小,以前与 我做同工不仅人累而且我自己也累。”

“为什么?我总把该自己担的担子给人,同时,又把该人挑的担子弄到自己的头上,所以,我疲备不堪,所以我寻找同工的良方。”

“那你现在找到良方了吗?”

“找到了。”

“彼此同心,但各自完全自由。”

“再说细一点。”

“各自对自己在神面前交帐的事尽忠心,尽本份。”

“是的,我目前与同工这样配搭,彼此灵里相携相长,的确很美好。”

“那你没有碰到要指出对方的 问题的事码?”

“碰到了,这次,因着爱指出对方的过错不仅没有让我们各奔东西反而让我们在灵里的相爱了解加深。”

“对方是什么职份性的恩赐?”

“使徒性恩赐。”

“噢,我知道了,先知性恩赐与使徒性恩赐的配搭是很美的。”

天使的总结:

传道人就好像一个专业的厨师,所有的柴米油盐酱醋交给他后,他要根据主人的要求配搭,烧出最拿手的好菜,而各样菜肴又各有其特点,各有其烹调方法,所有的调料,所有的菜肴彼此之间的关系就好像大师手里传道人与同工的关系,每一样都各尽所能把自己的特点完全发挥出来,那么所出的菜定是色相味美大饱口福了,如果哪一样想独出风头,比方说盐,太咸不能入口,太淡也失了味,我们在服事中与同工的彼此配搭也是如此。

记得自己的身份,如果你是被  选出来在花坛上开放的花,你就只管尽情地开放,既有秋天的菊花,又有冬天的雪梅,你当欣赏你自己开放的时间,勿需企图让自己也一同在春天开放,或是挪移自己的位置,与别的树木挤在一起。如果你是树,你就只管在你所站定的位置沉默坚定,尽管旁边鲜花的颜色四季更替,你也勿须因为你初始的幼小而灰心,更勿需人们对鲜花的爱与抚摸喑然神伤,你只需吸足养份,往下扎根,往上结果,时候到了,必有收成。如果你是被选在花坛周围点缀的小草,你该为此感恩,我是小草,泥土是我的怀抱,除此以外,我什么都不需要。

人人都牢记自己的本相是尘土,个个都谨守自己寄居者的身份,而且在处处彰显天上国民应有的品性,如此合一不再是口号,而是天上国民的权能在地上的彰显了,因为合一的军队是胜过了分裂的军队,合一的建造 是风吹雨淋日晒永不倒塌的建造 ,而且如此的传承,也是合一得胜生命力量的传承,真的是“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了。”

我的祷告:

亲爱的主,我们来到你的面前为我们与传道人以及传道人与其他同工之间被此在诸多的事上没有爱,信任与接纳求你饶恕,因为我们没有靠你的爱胜过我们生命的黑喑,也不懂得首先让自己成为自己的同工,因此,我们在同建基督的身体时候,中了分裂大军的诡计,各自为阵,以致群羊失丧,教会荒凉,亲爱的主,求你的宝血从我们的生命源头作洁净的工作,求你的泉源在我们生命的最深处作更新的工作,亲爱的主,我们愿为你而活,因你的十字架已经废掉所有的冤仇,拆废中间阻隔的墙,让我们与天父合而为一,既如此,在我们里面的生命就是以遵循天父旨意为美食的生命。

亲爱的主,我们不再为了隐藏的看不见的安全感得不到满足对同工过份要求,我们也不再因为隐藏的对你的不信任而焦虑,在建造的时候,我们也确因隐藏在生命深处的恐俱在任何的时候对你的建造行拆毁,主,任何的时候,我们轻呼你名的时候,你的能力就在我们心头涌起,主,在我们生命的黑暗处动手,你的光明来驱走黑暗!

亲爱的主,我们要的合一是高举你的名的合一,我们不是求在属地属也生活中我们随从世俗取得表面的满足,主,我们要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你,我们入世是为了你,出世也是为了你,我们肢体合一是因为你,且是为了你,因此我们在肢体相交中的磐石是建立在你的真理中,我们捍卫真道,并为此甘愿背十字架,且在世界的黑暗处,愿成为一盏灯,去点亮,去照明。

主,你来点亮我们心里的灯,让我们生命的蜡烛在风中点燃,我们知道,当每一个肢体被你点燃时,世界将被这风中的蜡烛照亮,那时,在烛光中,我们都看到了你的慈祥。

亲爱的主,点燃传道人生命中合一的蜡烛,并让这样的生命的火不断蔓延、传承!

                奉耶稣基督的名

12为传道人不偷窃神的荣耀祷告

“小天使,为传道人的祷告进入到最后一部分了,我反而有许多担心,笔也不流畅了。”

“为什么,小小?”

“我知道为传道人的祷告还未开始,而我,仍还只是在梦里收到我代祷的人在给我回信。”

“小小,噍,生命里恐惧的意念又在逼向你了。”

“是的,小天使,你来为我抵挡吧。”

“不,小小,你只要轻呼一个名字,而我是报役的灵,我知道我的身份。”

“对对,小天使,今天我就是要就身份的事与你有一些探讨。”

“这就对了,小小,首先,你要清楚你的本相是尘土,其次,知道你在世是寄居的”

“噢,还有一点关于我身份的事我记得很  牢:一是与使命共存亡,二是没有身份证,三是随叫随到。”

“小小,你说对了,我们之所以要谨记自己的身份,是为了不让自己在创造我们的主面前得意忘形。”

“可我虽不断记牢自己的身份,在许多的事情上我还是免不了有里面的骄傲,有的时候还颐指气使。”

“小小,那是因为你一直在逃避自我。”

“我在逃避自我?小天使,有些冤枉人吧?”

“不,小小,一个逃避自我的人常有的表现是不能回应自己内心的呼唤。”

“什么意思?小天使?”

“每个人其实在自己的心灵深处都知道他该朝向光明的那个目标迈进。”

“这不是很好吗?”

“是,小小,但一个回避自我的人无法回应内心世界这种呼唤,他所做的只是在自己的外部环境与生命的表层需要上顺应。”

“不懂,小天使。”

“小小,其实你懂,因为要服从那样的召唤你就要舍掉你认为你必须持守 的。”

“举例吧,小天使。”

“亚伯拉罕舍弃吾洱,得到迹南地的应许,舍弃土地,不与罗得相争,又得到关于后裔多如尘沙的允许,舍弃独子,又得着子孙必得仇敌的 城门的应许   ”

“这说明什么,小天使。”

“亚伯拉罕顺应呼召,总是在舍中蒙更大的福,同样,我们也是在不断地  弃绝肉身老我中完全。”                                      。”

“小天使,这样不能证明我在逃避自我呀?”

“小小,逃避自我的人除了不顺应内心的呼唤愿为生命付上代价以外,会做出很多的他自己厌恶却又大力推崇的事。”

“真的不明白啊,小天使。”

“比方说,都知道偷窃神的荣耀实在是令人发指的事,可在行动中,他所做的事,不仅是偷窃神的荣耀,而是在抢奇神的地位呀。”

“仍得举例子,小天使。”

“你不是对你所见过的传道人没有团队服事,只有个人凌驾于团队之上困惑吗?”

“是的,小天使。”

“如果这个团队里是尊神为大的,那么这个传道人在服事中的身份就是仆人,绝不是凌驾于团队之上的独霸?”

“这有什么区别,小天使?”

“如果一个团队都尊主为大,某人的跌倒不会影响团队的服事,只需要求神兴起一人填补这人或继续让团队的服事持续。”

“设若是一人凌驾于团队之上,整个因队以这人为中心,这人就好像上了一匹马,而且这匹马因为训练有素所以他自以为可以靠着己力拉着大车穿过悬崖。”

“结果呢?”

“结果连马带人统统粉身碎骨。”

“真是可怕呀。”

“是的,小小,他原来以为他正在做一件惊世骇俗的大事,结果连自己也淘汰。”

“小天使,你大约是教我传道人要与众教会合一,不自己高举自己吧!”

“是,小小,每一个传道人的服事只有一个目标:就是把羊群带到主的面前,交由主自己工作。”

“小天使,越来越玄啊,传道人到底还有什么可作呢?”

“小小,什么让你种的芦荟生长呢?”

“土壤、阳光、适宜的空气,噢,不不不,是造它的主啊。”

“是的,小小,无论你做了什么,无论你有多大服事的影响力,无论你有多么意义深远的服事,无论你的服事果效 能壮观到什么程序,你只要想想,是什么叫芦荟生长的呢?是什么叫芦荟与草有区别的呢?

“小天使 ,对我有触动了。”

“是的,小小,偷窃神的荣耀并不是要服事中已经满有影响的人啊,在生活中,任何的情形下,任何人都有可能偷窃神的荣耀啊。”

“举例,小天使,要不然我又不懂了。”

“小小,记不记得你有一位你曾认为很谦卑的老师啊。”

“当然记得。”

“你怎么判断他的谦卑?”

“他看上去就很谦卑嘛,说话也从不论断人,有什么事大家都爱给他说。”

“后来呢?”

“不说了,小天使”。

“不,你要说出来,你不肯在心里接纳你曾经如此尊敬的人走入异端。”

“不,小天使,只是听说,并无凭据,而且,我觉得他的事与你要说的话没有关系。”

“不,小小,有关系,在他的跌倒里面每一个他周围的人都有一份让他如此行的土壤,其实,要悔改是把他当作神的人首先要悔改,因为正是这样的人给他的回应让他觉得他为群羊有贡献而不是主自己在群羊中作喂羊,而作为人的本性,他在心里深处,又希望维持在人群里的这样的影响力,所以,他生命中可能被认为他软弱的地方在人群中他都不提,结局是他愈隐藏危险愈深重,因为恶者巧妙用这样的诡计在暗中把他置于孤立之地了,然后,当恶者布置停当,他开始了把他往异端里引领的步骤,目的同样是希望借用他的影响力让他周围的群羊再与他同上一条船。”

“小天使,就算你所言是对的,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小小,关系大了,任何的时候为传道不偷窃神的荣耀代祷都十分迫切。”

“小天使,我看他是十分爱主的。”

“小小,你还不懂爱的真谛。”

“你说说吧,小天使。”

“小小,我将奥格·曼狄诺关于爱的解释说与你听。《新约圣经》绝大部分是用希腊文写成的,希腊人其实用了好几个不同的字眼来表达“爱”在各种方面上的意见。他们所有的一个字眼是‘eros’,这也就是英文的‘erotic”、’(情欲的)字源,指的是由性吸引力、性欲以及性渴望所能引起的感觉,他们所用的另一个字眼是‘storge’,指的是家人之间的亲情,这两个字眼都不会出现在《新约圣经》里。另外一个用来表示‘爱’的字眼是‘philos’,指的是手足和同胞之间的爱(友爱),这是一种你要好好对我,我也会好好对你的爱。费城的美文是pholaelelphia,原义是‘友爱之城’,就是从这个希腊学得来的,最后,希腊文还用了agape这个名词和agapao这个动词,它们指的是一种无条件的爱,指的是我们对待别人的行为,不管对方到底做了什么,这是一种审慎选择的爱。在新约圣经里,民用的爱就是agape,这种爱是关于行为和选择,而不是一种感觉。”

“小天使,这与我自己及我一生对爱的理解都不一样。”

“不,小小,事实上在传道人的祷告中你已经经历‘爱就是爱的行为’这个注解”。

“我不太懂,小天使。”

“小小,当你为你代祷的传道人祷告你反而被他所伤时你是怎么做的?”

“我不能管他怎么做啊,仍是照着我在主面前的领受,该写信的写信,该联络的联络,当然,让我中止时我也就中止。”

“小小,这就对了,你没办法控制对他的所有感觉,包括受伤、背弃,甚至是憎恶、不饶恕,但你仍然坚持了爱的行为,而且没让你的感觉控制你,相反,你用你的行为改变了你对这人的感觉,现在对他不再抵挡,不再憎恶,而且即使他现在空穴来风一般再来偷袭你的生命,你也仍然能穿戴整齐,从容面对,因为你虽不了解爱的真谛,不懂爱的理论,但你得到了爱的力量,你的生命进到了真爱的源头,这是没有什么可以抵挡的。”

“小天使,这与我们  今天谈的为传道人不偷窃神的荣耀有何关系?”

“有,小小,因为只有每一个传道人不再把爱当作一种感觉,不再是口头上的一种表达,而是一种行为和选择,那么,他拿着圣经,面对群羊时,他就不会去给群羊定罪,是用爱的行为与选择代替天父在羊群中工作,唯有他这样成为爱的化身与权能时,他彰显的就是神的荣耀,从他身上看到的也是神的荣誉。”

“小天使,我昨晚梦见我拿两个硬币去乘车,一个不能投,因为是不流通的,另一个能投,但只须面值2毛的硬币看上去只有1分大,我若投进去又怕被人误会。我这个梦与你你所讲的是否有关呢?”

“有,小小,在我们生命的经历里,预先储备了可流通与不流通的硬币,不流通的是要我们自己保存的,这一部分不用来与人分享,而用来流通的那一部分,人们通常不能辩认其价值,明明手持的是2毛,结果还怕被当作只投1分不能通过,这就好像一个在爱的选择与行动中的人常被误会一样,你当时拿着你的硬币去乘车时,不也一路的忐忑吗?”

“是啊,小天使,幸好你今天给了我鼓励,让我知道我当初为传道人祷告的经历是‘爱就是爱的行动的理解’,否则,我一直不明白自己在干什么。”

“小小,爱就是爱的行动从你另外的思想中也可以表达出来”

“什么行动呢?”

“小小,想一想,你昨天碰到了一个什么人?”

“我昨天碰到了我们这里的一个富人,她的丈夫被凶杀,然后她嫁给了现在有钱的一位富人。”

“你们有过什么对话吗?”

“有,可她首先却对我说她没有钱,我对她有一番赞美以后她方说她有了一个不错的老伴。”

“你当时有何感觉?”

“我当时就为我不能以主为我时时的自豪而自责,她有的产业是从丈夫而来,而主爱我就如新郎爱新妇啊,他所有的丰富不也是我的吗?我仍当他的是他的,我的是我的,好像我仍没有拥有他给我的,讲到底,若我真的是如新妇爱新郎一样对他依靠与爱,在谈话中流露的不也该是这女士对有钱丈夫的自豪?我得到爱情得到产业可仍在心头萎缩,她失去丈夫,得到钱财,竟然能春风满面,小天使,我是不是太不会生活?”

“不,小小,这是你爱的思想在靠近主的表现,这是蒙悦纳的。”

“可每一个传道人不也都是这样在思想上靠近主吗?”

“是的,小小,每一个愿意真正依靠他的人首先与他的靠近是在心思意念上靠近,进而化为行动。”

“这不与我走过的不一样吗?”

“是的,人不会自动去爱那些他所厌恶的人,只有当这变成了一种思想以后,爱的行动才会成为生命的流露。”

“小天使,今天谈的好像与为传道人不偷窃神的荣耀祷告这个主题都没关系。”

“不,关系大了,首先我们要弄明白自己的身份,然后再弄明白什么是真爱,因为唯有如此,传道人包括你自己才能守住蒙召的身份,高唱爱的凯歌。”

“不就是那首爱是恒久忍耐的歌吗?”

“是的,小小,接着唱下去,又有恩慈,不嫉妒,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 不 义  ,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小小,看看,这里有多少‘不’?”

“共8个”。

“所有8个的总括就是不偷窃神的荣耀。”

“小天使,你真棒。”

“小小,我们看看,一个传道人设若恒久忍耐,又有思想,不偷窃神的荣耀,然后又是……”

“是啊,若这样传道人就只像那一位了。”

“是的,小小,不用问你也该知道是谁吧”

“当然,主耶稣。”

“是的,因此,我们为传道人不偷窃神的荣誉祷告就要为他们像独一的主耶稣祷告,要求圣灵更新他们,使他们是那唯一的在教会里的彰显!”

“小天使,若基督的荣美不被我们自己损毁,他本就是荣耀的。”

“小天使,我越来越兴奋。”

“小小,不要兴奋得太早。”

“为什么?”

“担心有人在传道人烫伤以后立即找出这本传道人的哀哭与祷告然后对号入座。”

“小天使,会有这样的事吗?这同样只是我梦里见到的情形啊!”

“小小,我的意思是说,你不要天真地认为这一些文字就能让人的心燃烧起来。”

“小天使,你又让我失望啊!”

“不,小小,我的意思是说你必须持守祷告,而且,每个得到这些文字的人,也要从源头支取力量,为被烫伤的对像代祷,如此,病人才能康复。”

“是啊,小天使。”

“小小,每个偷窃神荣耀的仆人都就如烫伤的人。”

“是吗?小天使。”

“是的,小小,为一个烫伤病人的护理需要爱心与耐心,同样,消毒、清洗、用药,这里每一步都很重要,还有,你不能让他的身体复原,只有你所有的这些工作都一步步到位,他的身体能在休息中才有可能自己复原,换句话说,烫伤的病人康复是他身体中内部的代谢,让他复原,而这种功能,来自创造他的那一位,你在他生命中什么也不是,顶多也只是真正造他的主在为他的生命动手术时你站在旁边,而且递过剪刀、纱布,如此而已。”

“小天使,越来越棒了,我的祷告竟然能变成手术需用时的剪刀与纱布。”

“是的,小小,并不是每个传道人都享受到了这样的待遇,因此,我们首先该齐声呼求有更多的人一起为传道人递上剪刀与纱布,同时,我们也该邀请传道人为暗中为他们递上剪刀与纱布的人用爱的行动来回应,把荣耀归还给主,让主在凡事上得荣耀。”

“小天使,我在这里重复一个祷告:我与天上地下的众圣徒一起向你献上敬拜”

“小小,任何的时候在主面前的敬拜重申你与丈夫的同心合意,与同工同心合意,与天上地下的众圣徒合一,会让你有一滴水源到海里的永恒,而在永恒里,没有眼泪,没有忧伤,只有永远的荣耀与喜乐。”

“是啊,所种的是必朽坏的,复活的是不朽坏的,所种的是羞辱的,复活的是荣耀的,所种的是软弱的,复活的是强壮的,所种的是血气的身体,复活的是灵性的身体,若我们能在祷告中为人死,该是何等大的恩典与荣耀啊!”

“小小,为传道人的祷告让你与你一同祷告的人先蒙福,接下来,你们的丈夫都已得到你们为传道人祷告所有的祝福,而且,最令人欣喜的,你们的丈夫也因此被兴起作为传道人。”

“是的,小天使,愿每一个为传道人代祷的都蒙神祝福,好像树栽在溪水旁,按时候结果子,叶子也不枯干。”

“小小,这是全书的作结,你还有什么话说吗?”

“我想变换每一选题的格式,不在每一篇章后面写下我的祷告。”

“为什么?”

“因为为传道人不偷窃神的荣耀祷告是我一生要用生命为代价献上的祷告,而且,首先我必须在我的生命里这样来实行,因此,我恳求凡是在字里行间若有对传道人的批评论断的,要每一个人在主面前为我祷告求饶恕,而若有人以文中的资料对号入座受伤的,我要求主为这样的人医治,我知我生命幼小,若在字里行间行文中流露许多不是让人积极朝向爱的,我也要求主饶恕,并恳切每一位读这些文字的人,为我成为主手中一支畅通的笔代祷。”

“小小,还有什么说吗?”

“舍不得在灵里与每一个正在分享这些文字生命的人分开,甚至,我要流泪,在写这些文字时,与我一起祷告的姐妹常被神在传道人身上的爱而感动,我们先经历,被使用来传达,虽然我们的表达有限,但主爱无限,每一位正在收割的传道人,这是主为你预备的,主爱你,每一位正在经历患难的传道人,这是主为你预备的,主爱你,每一位正准备献上自己作为传道人的,这是主为你预备的,主爱你,每一位在基督里有份于为传道人祷告的,这是主为你预备的,主爱你,每一位寻求真理,愿将心摆上的肢体,这是主为你预备的,主爱你,让我们一起成为祷告大军。”

“是的,小小,把你们在争战中的歌词抄下来,且把《流泪的呼唤》附于后,让每个人都看到你们在为这一祷告托付中所走过的路吧!”

“好的,小天使,我先写下我们所复吟唱的歌词:

主啊,求你给我一颗祈祷的心,叫住沿街乞讨的人,主啊,求你给我一双祈祷的手震动地狱的门,我们要祷告,风雨也不动摇,我们是祷告大军,我们要祷告,神就做大事,让万民都披上救恩。”

“小小,再谈谈《流泪的呼唤》与《天使的眼泪》有何联系。”

写《流泪的呼唤》时我已为着托付进到一荒凉之地,也就在这里,受命于为一传道人祷告,在不断地为这指定的对像代祷中,生命里面经历深刻的破碎,而这一切我都只知道是要写一本为传道人祷告的书有关,可并不知要写什么,怎么写,直到我与指定的对像进入到一种灵里相交完全受阻时,我才得指示写《天使的眼泪》,写作中常常身不由己,祷告的大纲是根据原为特定代祷的对像的记录,有的祷告是原来的记录,有些是当我在灵里进入到完全枯竭时圣灵自上而下的浇灌,有些东西是写完以后读给同伴听,自己才弄明白,有些是我们一直不明白但进入到写作中明白的。

从时间上讲《流泪的呼唤》是在为《天使的眼泪》作生命的预备。”

“小小,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希望与我一起经历生命长成阶段的传道人能谈到这些文字,且能明白在这个文字中我有托付在他面前缄口,因此,很多的事对方不明白为什么要说,而很多的事对方又不明白我为什么不能说。”

“小小,你有伤感。”

“是的,小天使,为传道人代祷的所有过程是让我的生命被主爱溶化坚立的过程。”

“小小,在你与代祷人中间神给了你应许吗?”

“是的,我正在等候。”

天使的总结:这是《天使的眼泪》最后的章节,也是我与凡是摸着了这些文字的人说再见的时候了。每一个读这些文字的人读到这里,你要停下来,求主赐给你祷告的灵,而且,对你所看到的,听到的关于传道人的事不要再迟钝,快快祷告,这比所有的事都重要。错失这个为传道人祷告的机会,你等于是错过在一个复兴的大会场去点火的机会,可惜不可惜?

还有,每一个读这些文字的人都要为这文字事奉参与的人祷告,这是生命泉源的流动,请各位记住,我在天上注视着你们啰!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