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祷告之家 花香满径

女人如花 生命如画 最好的献给心中的他

 
 
 
 
 

日志

 
 
关于我

主啊,我有一个祈祷,让十架旗帜在这里飘。 引我奔走前面的路程,让我的生命完全倾倒。掌管我生命深处的钥匙,接受我隐秘深处的爱情。 在我未收回我的奉献时,捆绑我在你的祭坛,以免我凭己意在世界流连忘返。你是我坚固营垒的破碎者,又是我属天灵宫的重建者。 # 我的祈祷只有一句话,主啊重建城墙永不倒,我的祈祷只有一句话,主啊重建城墙永不倒。

网易考拉推荐

3为传道人遭攻击祷告  

来自耶人紫妹   2015-04-15 16:51:31|  分类: 天使的眼泪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为传道人遭攻击祷告

“小天使,你在干什么?”

“小小,快来帮忙。”

一只羊,被天使拴在一棵树上,它的毛已不再洁白光滑,额下长着胡子,身体看上去有些瘦弱,需要喂养了。

“小天使,它的爸爸妈妈呢?他一个人在这里没趣,他想不想爸爸妈妈?它为什么会在这里?”

“小小,它的脚受伤了,不能再走路,我给他上点药,包扎,就好了,它是羊爸爸,它有好多孩子在山上吃草。”

“小天使,你为什么要把它单独带到这里来。”

“这里安静没人打扰,它休息好了,就可以回到它的孩子身边呢!”

“小天使,羊爸爸为什么还受伤呢?”

“小小,为了保护羊群呀,狼来了,总是要先找羊爸爸,把羊爸爸弄伤了,他才可以偷吃羊宝宝呀!”

“可羊爸爸不是很棒很棒吗?这次它怎么被弄伤了。”

“小小,你知道羊爸爸与羊宝宝其实是一样的,也是由羊宝宝长大的,它也有困,也有累的时候。”

“你是说它这次受伤是他困着了。”

“不一定,小小,我给你看一样东西,于是,天使在空中给我竖起一幅画面,哇,棒极了。那就是你将来要去的地方,接下来我们开始看到飘落的树叶,荒野的森林,然后是许多许多奇奇怪怪带着刀枪棍棒的怪物,它们的头上都写着两个字:分裂。抗旗帜的还一边精神抖擞往前一边说:我们是分裂大军。”

“小天使,你让我看的是什麽?”

“我让你看的是你要进到那极美的地方遇到的头号敌人,他们唯一的目标就是拦阻你进到你要去的那地方,他们唯一的工作对像就是所有的羊爸爸。”

“为什么?”

“因为羊爸爸带小羊去到那地方。”

“是他们自己不喜欢那地方吧。”

“不是,他们是从那地方被摔下来的,因为他们想与那地方的主人等同。”

“小天使,摔下来以后他们的工作是什么?”

“制造分裂,掳掠人,让人与他们一样,像落叶一样凋零。”

“小天使,那不是很可怕吗?”

“其实,看穿它的诡计,合力起来抵挡它,它就没办法了。”

“那我该做些什么呢?”

“其实,你已经做了很多。”

“我什么都不懂,能做什么呢?”

“记得我在你梦里曾经许给你的一套房子吗?”

“记得。”

“现在呢?”

“被人拿去了。”

“知道原因吗?”

“因为对方想要哇。”

“知道对方为什么要拿走吗?”

“不懂。”

“是的,你不懂。”

“想一想,那一段时间你在干什么。”

“那段时间其实我除了认真祷告以外,没做什么坏事。”

“为谁祷告呢?”

“为主指定的传道人啊!”

“你知道这传道人后面的分裂大军吗?”

“不知道。”

“不,你知道,我告诉过你关于他和他父亲的关系。”

“可我并不信他是不孝敬父母的啊!听他说话对他的岳父岳母也有极大的爱与关怀呢!”

“那你做了什么。”

“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拆毁人对他的攻击。”

“这以后呢?想一想发生了什么?”

“我与父亲的关系紧张的不得不得了,而且,我的房子的丢失也因丈夫与他父亲的关系隔绝产生。”

“小小,明白了吗?”

“明白什么呢?”

“传道人遭攻击是因为恶者用分裂的权势在他的父子中关系制造一个洞,然后可以用枪射击他的生命,而你遭攻击是你没有顺引我对你的指引先堵这个洞,而是想当然的认定他遭攻击是人对他父亲的误会。”

“其实,这事我到现在都没有想通,一定是人误会了他。”

“小小你能肯定他与他父亲的关系毫无破口吗?”

“不敢肯定。”

“其实,要射子弹进来不要有很大的枪口,只要有一个地方稍有脆弱就可以打进来。”

“你是说,虽然他真心爱主,他与父亲灵里的任何不合也可以被恶者用来攻击他。”

“是的,恶者用分裂的权势来毁坏教会时 ,首先选中传道人,然后他就会从与传道人相关的任何人或事上入手,只要有缝隙,它就让分裂随机而入,如此,让传道人无力招架,被他们捆绑行走连他自己也还不知道,有的时候他自己知道了他也不敢说出来,因为传道人常常看自己的面子比生命更重要,这样,恶者就用很多的机会让传道人保全面子流逝生命,到最后,他就是一具僵尸了。”

“小天使,你是说分裂大军进攻传道人是必然的。”

“是的。”

“你是说他们的工作目的就 要毁坏传道人的生命,而首先从与他相关的关系入手,而最后的目的他要把羊群吞灭,让人是去住他那阴森森的地方?”

“是的。”

“我可不上他的当。”

“可你上过无数次当。”

“可我并不知道。”

“是的,你并不知道仇敌是怎么攻击你的,就好像丢了房子你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遭遇仇敌暗中攻击你并不知道事情的原委。”

“你举例说明。”

“还记得那一次吗?”

“哪一次。”

“我要你离开你的店,到另一个地方去安静,去后我让你给你代祷的人打电话,你去了,打好电话正等的时候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一条蛇。”

“你当时干什么了。”

“我当时立即与姐妹们张罗该怎么收拾它”

“这时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对方打电话来,我立即告诉对方我看到了一条蛇,在我住的地方,”

“对方的反应如何?”

“蛇就蛇吧,这有什么关系,大都市还会见蛇呢!”

接下去我让他祷告,他祷告时,我感到无力支持,然后我双手抓住屉子,求主救我,求主自己为我争战,反反复复我只能说这一句话,这时候,我感到这蛇在灵里与他有关系,但我不敢说出来。

“小小,要知道地上的所有事都不是无缘无故发生的。”

“我也愿意相信你的话,可我当时仍不敢对人说我给对方打过电话,我仿佛怕人把对方想得可怕,我自己也害怕。”

“小小,那只不过是我要让你知道仇敌的工作是无空不入 的,尽管你相信他是真心爱主的,但你仍不能保证他不充当恶者毁坏你生命的工具。”

“我越来越害怕。”

“是的,小小,你现在胆子大多了,第一次我把信里的蛇显给你看时你哭了。”

“小天使,那封信在你的手上?”

“是的,因为你还受不住那样的打 击,我替你把他们挡回去了。”

“小天使,今天的话有点玄,人可能不信。”

“但你自己知道是真的。”

“小天使,有什么秘诀让我能为传道人祷告而不受伤呢?”

“顺服,小小,细节上,意念上的顺服,为传道人祷告其实就是等于给了你一把锁,打开这把锁的钥匙只有爱,你在这件事上是受托于 神的奥秘事 的管家,藉着你的祷告,他的生命里要增添许多新的需要的东西,但你要做的第一件工作是把他心灵仓库里的稻草、煤灰一一的清理!”

“其实,这很简单啊!”

“你错了,小小,我曾安排一个人去打扫他心灵的房间 ,可她说,她是唯一的异性,她不肯,瞧,打扫心灵的房间时不允许你有自己的任何意念的,你要知道你是打工的,让你做任何事都应该。”

“小小,来,帮我。”

于是,天使往垃圾箱铲煤灰,我开始端出去倒,我对它说,我要站对自己的位置,知道自己是打工的,任何的事,只要老板吩咐我都甘心去做。”

我还没做完这一切天使就对我说:

“小小,看,这一红色的旗袍要归你。”

好漂亮的旗袍。

小天使说,由于恶者的挑拨,他把这件旗袍送给另一个人,另一个人总是说太短。

我心花怒放,那火红的旗袍在我身上变成火红的太阳裙。

“其实,小小,为传道人祷告就像啃骨头。”

我记起我的一个梦,梦里有两位是我的老师,有一位我不认识,我猜一定是小天使指定要我祷告的对像,我一进去看到他们在啃骨头,我就倒在地上了,老师也不顾我怎么回事,依然给我装一块碗骨头让我啃,另一位扶我起来与他们同坐,我一坐下,我对面的那个人口吐极污秽的言语,我气得扭头不看他,那两位老师直朝我笑并不帮我。

“小天使,这个梦与我的祷告有什么关系?”

“想想你为这人祷告的始末!”

我开始回响,除了想起我们时时灵里的阻隔,我气得挂断电话,还有,现在的音讯完全不通以外,我想不出是什么事。

“小小,你们每次的阻隔因什么而起。”

“因彼此的语气,还有......

“小小,想一想,他说的那些话让你一一承受,像不像啃骨头一样艰难。”

我快流泪了,与他相交的每一个细节开始浮现,事实上,我想大声哭,我甚至觉得他的话变成了一梭子弹射向我的心里,顷刻之间,我感到我不能原谅他,我觉得他太过分了

“小小,你是为谁工作?”

我开始回想,是的,我是为老板打工的,怎么能因伙计顶我,我就冲老板发气呢?

“小天使,我受伤了。”

“被谁所伤,我不知道,劈天盖脸的污水泼来,还有,我的忍耐、等候、呼求不仅没让我看到我们灵里合一的迹像,我所看到的是我完全地被他羞辱、背叛、践踏。”

“小小,你又发脾气了。”

“是的,小天使,我受不了,我受不了这痛。”

“可他在受这痛,这就是他已经经历,正在经历的,”

“你是说,他是怎样的遭攻击与损毁,我就同样地遭他的攻击与损毁。”

“是的”

“可这是必然的吗?”

“不是的。”

“那怎么做?”

“什么都不要做,你不是说你除了爱什么都没有,除了爱什么都不要吗?”

“是的,如果这样的话所有疼痛,羞辱都不见,只有喜乐充满。”

“小天使,做到这一点很难。”

“可你还做到了。”

“什么时候做到的。”

“当你被他所伤,你自己说,怕什么,骨头还没碎,当你想既然骨头都碎 了,就无任何感受了,当你想骨头是烧好呢还是被碎好的时候。”

“小天使,那也不是永远的得胜啊!”

“可基督的得胜是永远的,十字架的得胜是永远的。”

“小天使,我仍然无法持续经历传道人的伤痛。”

透过你的记载能看到你生命的升华过程

给我的良人

那天,你走的时候,你带走我的心

当我们的心同被钉时,忽然没了你的音讯

你我注定只能以十字架的交 点为中心

不管怎么变换十字架的横与竖

我们都只能相交于 圆心

若没有十字架的相交

我们只能成一竖或一横

那注定不是生命的  路 程

亲爱的,我知道你正注视我的行程

其实,我一点都不怕

哪怕暴雨来临

我们会见面的

相约在 永恒

即使是在地的诀别

我已没任何的遗憾到永生

一起努力一起跋涉

能让我们拥抱着

一起为他献身么?

我们正在拥抱

不管距离多远

我的爱人!

“小小,我很喜欢你写的另一首,”

“哪一首”

当你与他在心灵的深处挣扎得胜时写的。

主,我无依无靠,主,我要在你怀里撒娇

梦中你来敲我的门,我躲在门后等你 悄悄来蒙我的眼睛

主 ,我孤苦无助 ,主,我要求你拥抱

虽然同在天涯,为何不能停靠

主,我要与你拥抱

主,我故作轻松,强作欢笑

因我无力,无力奔跑

主,我要求你把我塑造

你是我的良人,我的良人

我求你让我有 佳偶的品貌                               

我要我们的爱情

如死亡之坚强,

如烈焰燃烧

主,我的心在你面前

主,我的人在你面前

我屈膝,我呼唤,

主,抱我紧些  ,再紧些

“小天使,那只是我当时的心情,小小,为传道人祷告的这个过程我好像在经历由毛虫变蝴蝶的痛。”

“小小,为着生命的升华,这是该付出的,你以为背十字架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

祷告片段:主,若你允许,求你挪去我与这人相交的苦杯,但要照你的意思不照我的意思。

“是的,这是我的声音。”

“小小,你这是在与主同走十字架的道路,将自己的情感意志钉死,为了主的名得荣耀,忍住痛,给他一个微笑,这比你凭自己的热心在任何的会众面前发表一篇辩论词更能牵动主的心。”

“小天使,你很会安慰我。”

“小小,只要你心不在人身上而在主身上,我随时是你的安慰。”

“小天使,我又碰到麻烦了。”

“什么事。”

有一只毒 蜂在追我,而且带了很多小兵

“别害怕,小小,来,换一双鞋。”

小天使给了我一双绿色的鞋,那鞋跟很高,但跟底很大很圆,一看就知道这一定很稳当。

“我并不觉得我要换鞋。”

“小小,生命的身量长成时要学会转弯,换鞋,瞧,你先前不是也不肯换鞋吗,老是嚷嚷自己穿着的很合适,不肯换,可换上以后又不肯脱下了,小小,学习走路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在不同的路预备不同的鞋。”

“小天使,我愿意听你的,穿上鞋又怎样呢?”

“小小,你穿上后就知道了!”

我穿上鞋,在河边开始行走,所有的蜜蜂都与我的脚一同翻飞,而且,我学会了蜜蜂的语言,知道怎么与他们对话了,最重要的是我自己开始喜欢一只只的小蜜蜂,变做了一只小蜜蜂,我喜欢小蜜蜂为采蜜一生的勤奋无怨无悔。

“小小,你现在还痛吗?”

“是的,但我里面的人正在往上长,而且,在这个祷告争战中我的自尊自信重被找回,我相信我的生命从孕育的那一刻起在这世上就有了独特的价值,而我,把这独特的价值彰显出来就是完成我在这世上神圣且独特的使命。”

“小小,你进步了,你在为传道人的祷告争战中从一个自卑,自负、消极的情绪化的开始转向自信、自尊、充满活力且对生命充掌控力的人。”

“小天使,我仍得努力,因我活着只为着把这使命活出来。”

“小小,你现在知道为传道人祷告的福气了吧!”

“是的,献上时间,收获喜乐,更主要的是与被代祷的人亦步亦趋,彼此长进,直到对方的伤好,自己的生命也被完全更新。”

“小小,羊爸爸现在还不能回去。”

“为什么?”

“你为它的打扫还未彻底。”

“可我已经尽心了。”

“但它仍需要你。”

“可我不想再胡乱开枪或乱跑中弹。”

“小小,不一样了,你已经得到打开恩典之门的钥匙——敬醒的祷告。”

“可我无力在它身上做什么。”

“为什么?”

天使又开始哀哭。

天使的哀哭吓坏了我,“小小,你知道吗?”小天使说,执行你们这躺差役真难,你们彼此不肯接纳,你们彼此对对方求全责备,你们同时深爱着对方却又同时在做着伤害对方的事情,你们都不懂得怎样在基督里相交,都不懂得怎样去搀扶对方,你们彼此完全的心痛让你们的生命经历空前的黑暗,你们人性中的所有脆弱、败坏在这一系列伤害的闹剧中重演,你的里面好像有一个树桩,而与他的情感又好像一根巨大的绳子拴在上面,他也是,你们只想斩断绳子,却保留树桩,这样,一有机会那树桩上不套上绳子也会有藤蔓上的细绳,还有,那在你们相交中自始至终窥探的恶者,会悄悄的 ,把你们所斩断的绳子结在一起!

“你是说我做的不够好,惹你伤心吗?”

“是的,小小。”

“有什么办法可以补救吗?”

把你的经历写出来,让他,也让更多的人知道自己是怎样的在爱人又在伤害一个人,然后,你要为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呢?”

“把他交给撒旦,败坏他的肉体。”

我选择了顺服,我赢得了这场争战。

天使的总结

传道人遭受攻击是到处可见的事,作为祷告的人要有一双火眼金睛辨认攻击的来源,分裂教会、败坏人与神的关系是撒旦工作的目标。为着这个目标,他击打传道人, 掳掠传道人最凶狠的招数就是分裂他的生命——从与他最相近的关系入手,作为祷告的人,若你准备为神尽忠为传道人祷告,你要做的第一件事是立即理清你生活的次序,生命的次序 ,堵塞所有的破口,然后穿上你的军装,如此你才不会赤膊上阵被打得生命大乱仍不知仇敌从何而来 ,为何而来。

学习辨别传道人生命中的伤口十分重要,注意你在为对方争战中所遇到的事,若对方正在离婚,无疑,分裂的权势你要格外提防,随时注意保守自己的婚姻,争取与丈夫的灵性生活不留任破口,若对方是一位在钱财上亏损较多的人,小心,你要先求主保守你的钱财,在以后你为传道人的祷告里,我会教你把这些看得更清楚。

祷告的人与传道人要有彼此相爱谦卑的心,祷告的人最难的是祷告里看到自己所爱的人在圣灵的显明中在黑暗中的光景,那一种心痛让你揪心,你要不断地抓住主的手,不管你在祷告里看到什么,听到什么,你必须求主让你有饶怒的心,永远的爱心去爱这个你祷告的人,神使用你为管道,让你看到这些,并不能证明你比人好,千万不要坠入属灵的自义与骄傲中。

真正的传道人摆上就是持之以恒与恶者争战,直到主在你身上要达成的异像完成,直到主说一声:停!

“你的意思是我仍得为我们的相交祷告?”

“是的,小小。”

“小天使,我不知该怎么做,因为不同的传道人会遭受不同的攻击,而我要写出来的祷告人又不一定能有代表性。”

“小小,你只要写出你在遭受祷告对像对你指责的时候你的祷告。”

“真行吗?小天使?”

“是的,小小,让更多的人一起来经历为传道人祷告的生命,也让传道人看到小羊是 在怎样的为他们摆上,当然,更重要的,让你祷告的对像也看到你受伤的生命是在怎样的为他祷告中成长的。”

“好吧,我遵命,写下我们当时祷告的所有内容。”

我的祷告

亲爱的主:

我跪在这里呼求,我求主为我除去那些由蜜蜂所带来的一切仇敌,在我的工作事奉中因那些蜜蜂在我们所酿蜜中的抢夺求主为我夺回,我奉主的名切断他对所有蜜蜂的操控,求主除去他的贪心和诡诈,。我愿意自己的生命是一只小蜜蜂的生命,只管在主指定的疆界里飞翔尽职,不理仇敌怎样的攻击,我知道你爱那些人,要用我酿的蜜去招待你的所爱,这是我辛勤工作能让  你悦纳的  明证,我知道我的软弱,也不懂得怎样探路,唯求你把我放到你所指的位置让我与所有同工一起工作。蜜蜂去救治同伴的前提是 自己牺牲,求主让我有这样的牺牲精神,我不会死,因为你会为我疗伤。

我知道我现在的工作就是栽花引蜂的工作,但现在田地仍然刚硬,我心仍然荒芜我恳求主让我的刚硬软化,恳求主自己在我的心田里的深耕,为的是我的心田里能够让蜜蜂工作,让蜜蜂栖身。

我求主开启我的眼睛,让我体贴 主的心,主,让我不因主的奇妙跌倒,我谢谢主在这期间预备的弟兄让我的生命不断 往 里看,让我能与你更靠近。

我俯伏在主的脚前不肯转身,我舍不得圣灵你离开我每分,我巴不得我就这样跪下不起,因我的绝境除非你让我逢生,求你让我对你经营的成功,对文字的侍奉有里面的笃定 ,求你让我在诡诈地方的栽植 实,有疑惑的地方 变得有信 心,在苦毒的地方充满对你的爱情,求主让我像一样完全,同时不因你的完全而对人责备求全,求你让我饶恕自己,接纳自己的不完全,也接纳饶恕与我相交的人,人的不完全你来补足,你的恩典加在我身上,你无限的爱我,因你这样的爱能满足你爱的性情,求主让我的生命满是你施恩的性情,让我再到你面前不是为 祝福,而是为与你相交的时分,求主让我成为祝福的管道,畅通我相交的每一个管道,让我生命里面的竹节完全畅通,那不通的地方你用烧红的铁丝自己调整,为的是让更多的人得到真爱情,你饶恕人到底,为我的罪流血舍命,我的疼痛不再在己身 我的生命像路旁 不知名的小白花,被人粗暴的踩伤留下淤泥还要被人责怪拦了他的路程,踩我的人不知我的疼痛,我为此 付 上的是生命 。主  ,我的代价是你为我付的,人的贱踏不会再让我埋怨怀恨。

主,我仍不适应山下的倾轧诡诈 ,我要你给我力量与你同行 ,我知道在我里面的比世界都大,我知道我被污染的耳朵被你的宝血已洁净,我曾用苦毒面对攻击,我求你现在挪去毒根。

既然选择为你粉身碎骨,就不管你怎样来破碎了,既然选择在灵的深处与你同行,就不去理会苦是来自何人,希望我的生命因你教导的祷告而改变,让我继续在祷告中跪着行进,让我继续在你的爱中成长坚定。

                                 

      奉耶稣基督的名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